把數學踢出高考,那么誰家的孩子該學數學?

追求純粹知識和理性
服務器君一共花費了105.992 ms進行了4次數據庫查詢,努力地為您提供了這個頁面。
試試閱讀模式?希望聽取您的建議

上一個月,網絡上先是在討論“把英語踢出高考”,但有人說,英語比數學重要,學好英語才好出國,好移民,語云,“英語記不牢,終身在天朝”。后來話題就轉換成“把數學踢出高考”了。后者獲得的響應比前者高。還有網站搞了個投票,投票的結果是七成在“踢數學”。“除了數錢,一輩子沒有再用到數學”,這個說法很有感染力。雖然不一定真有人覺得有任何可能“把數學踢出高考”,但“踢數學”本身會帶來快樂,可以發泄另外的情緒。

這確實只是個玩笑。玩笑就當它是玩笑吧,但毫無疑問,總會有一些沒有幽默感的家伙,會把玩笑當真的。而且我稍稍有點擔心這樣的討論,那么多青少年參與或圍觀,會給他們留下什么印象,或者產生什么“導向”(這個詞用濫了,所以加個引號)。已經有人警告過“把數學踢出高考”的蠱惑,叫做“撼山易,撼(高考)數學難”。但就算你把數學“踢出了高考”,卻也“不廢江河萬古流”。

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情緒呢?說得嚴重一點,作為一個時代的腐朽的標志,我覺得我們已經走到了一個貶低知識,蔑視理性的境界。在成年人的世界,一本正經地面對知識已經是令人嘲諷的事情。你在公共場合偶爾會看到有成年人抱一本小說,但這種文青范也顯得那么罕見。如果你發現有一個人在讀數學書,僅僅是為了知識,而不是為了學位和職稱,那么恭喜你,你運氣好,可以去買彩票了。

一個時代處于上升時期,也就是知識的成長期,人們是以求知為榮的,而數學是最純粹,最無功利的知識。在這個份上,可以把追求數學作為一個時代的理性的標志。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有自發的數學辯論會。還有搞“數學決斗”的,即互相出一些數學題目,讓對方解答,誰先完成誰就獲勝。還有人在路邊“擺數學攤點”,用自己編制出來的題目去尋找同好。這種情景,和我們今天的朋友相聚,或者哪怕是陌生人,見面就可以談腐敗,講誰又被抓了,并且不會臉紅的盛況有點相似,但前者令人感動,像嬰兒的笑聲,也像樹苗的拔節,而后者則讓人氣血不暢,遲早生出病來。

那個時期的歐洲有不少數學家就是這么業余的,純粹追求知識得來的。前些年才被解決的費馬猜想,是十七世紀的法國的法官,業余數學家費馬提出的,他同時還有許多數學貢獻。這樣的例子并非罕見。這叫時代風尚,簡稱時尚。但在那時和今天的中國人看來,這都叫犯傻。法官搞數學一點用處都沒有,費馬的數學知識數他的工資應該早都夠用了。

但人類本來就有追求知識的天性,搞到全民鄙視知識的地步,也真是不容易。羅素(也是一位數學家,哲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說他的人生動力有兩個,一是對人類苦難的悲憫之心,一是對純然的知識的追求。“純然的知識”很可能是“無用的”。追求知識是可以超越功利的。

清末近代數學傳入我國,我們的先輩們在那時是那么求知若渴,很快有了我們自己的現代數學家。到抗戰時期,國運那樣艱難,中國最優秀的數學家也是國際級的。他們是怎樣追求知識的?有一年我在昆明,發現西南聯大的數學系的一件事。我抄的筆記不在身邊,大致記得是,當時美國興起微分幾何(或者復變函數?),大約是陳省身立即從美國寄回一本有關的書到昆明,江澤涵等就組織學生抄,抄一段,大家討論一段。

現在我們知道陳省身教授和江澤涵教授都是世界級的數學家,他們就是這樣“走在世界科研的前沿”的。當時是哪些孩子在抄那本英文數學書呢?

就是楊振寧和李政道他們。你可能只記得這兩個人的名字,但其實那個時代有一群中華民族的優秀青年,都是這樣在學習。

這些故事,可能由于數學本身的特性,使它不怎么傳播。但傳播在今天叫宣傳,宣傳多了要走樣。總之,一個向上的,有氣節的民族追求純粹的知識,就像追求自由一樣自然。我們知道華羅庚是自學開始的數學家。在文革期間,有陳景潤在異常艱難的環境下研究數學。那時,全國都被高度政治化,文革結束后,他被人們驚奇地發現,被描繪成一個奇怪的人。在徐遲的報道里,他怪得比他研究的哥德巴赫猜想還難以理解(哥德巴赫也是十七世紀的德國的一位從法學“轉業”過來的數學家)。

文革結束后,有一個小小的“科學的春天”。那是出現過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景象。晚飯后的街頭,有人腋下夾著數學自學教材,匆匆趕往補習學夜校。其中包括蓄長發穿喇叭褲的反叛青年。讓我終身難忘的是,有一位青年,在一個美女如云的環境里工作(絲綢廠),經常來跟我們套近乎,無非是想借數學書和談幾句數學,進一步的要求是想央求我們帶他去見某教授。這樣持續了好長時間,我們嫌他基礎差,不能保持每次都有好臉色。

這樣的故事今天聽起來如天方夜譚。而我認為一位當年編幾毛錢一本“數學自學叢書”,由于印量大而發財的老先生,他沒想到他還在世呢,世道就變到他不認識了(他現在是一位職業反腐舉報人)。

那時,一本講近代物理學革命的書,命名《激動人心的年代》。現在,還有人為這樣的問題激動嗎?至少我們沒有為青年創造一個為此而激動的環境。回想起來,那時,學校就開始流傳“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號了。現在看來,這樣看待數理化,“三觀”就有問題。那一代人一輩子還沒有走完,走到今天,走到遍地都流淌著黃金,有錢就可以走遍天下的時候,不僅他們自己,他們也教育子女,不要去學“無知的知識”了。

今天的數學更加專業化了,它龐大和復雜到研究不同方向的數學家也往往不能鑒定對方的論文的地步。也就是說,再也沒有一個天才能夠無師自通地登上現代數學的殿堂。學校教育成為數學家產生的惟一的搖籃。悲乎,我們的搖籃六十年來搖過人類的五分之一,可是沒有搖出一位獲得世界最高數學榮譽的天才。若有,必是去國外取得的成就。然而,也只有這樣一個國家,才能把“羞辱數學”作為一種大眾狂歡。

看起來我們國家也覺得,培養幾個“人才”掌握了把火箭送上月球的數學就行了。不為排名(學校排名,學生排名),絕不會為孩子們搞什么數學活動。世界上大約也只有中國的家長和學校、教育官員和大眾輿論,才把“奧數”和“高考數學”等于數學。“奧數教育”搞壞了孩子的腦子,不去怪“教育”,卻去怪“奧數”。“高考數學”把藝術和文學方面的天才擋在了大學的本校門之外,不去怪“高考”,卻去怪“數學”。——看看我們告別基本的理性和反思能力已經多久。

不知道是否有人想過,在人類所有的學科中,還有哪一門類像數學一樣始終沒有拋棄我們——你把在國內學到的數學帶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還是數學。你不能不承認,數學教育無論怎樣中國特色,但數學本身卻鐵定的普世價值。

數學作為一種專業確實很難賺錢。就連四年頒一次,只頒給四十歲以下的年輕數學家的菲爾茨獎,也不像諾貝爾獎那樣一大筆,而只是一個榮譽。

但數學不賺錢為什么外國人照樣鉆研,為什么西方和美國取得那么多數學成就。不是說他們生活節奏快,心理浮燥嗎?他們都是傻的不如中國人會賺錢嗎?那當然不是。依法賺錢他們都比中國人強。法治水平高的國家里的國民,才是又會賺錢又喜歡“無用的科學”。中國人什么都講實用,沒有收益的表情都懶得浪費,無故的笑臉連對孩子都舍不得施舍一個,哪里會主動選擇學習沒有實用功能,不會賺錢的學問。

中國人正在實用和成功,浮華和享樂的流水線上高速旋轉。本文的觀點顯然很不合時宜。但是,我感到困惑的是,我們不是有一代人已經非常有錢,無論怎樣征遺產稅,他們的孩子們(就算明里暗里有限地超生了幾個吧),也會享不盡的榮華,而斷無物質方面的憂慮。這樣的家庭,正應該讓孩子發揮天性,追求自由和個性。如果他是一個數學天才,為什么不讓他成長為真正的數學家呢?如果窮人的孩子讀書難免要為了求生存,那么,富貴人家的孩子,為什么不可以去追求“無用的知識”呢?

但是,看起來我們這一代富貴的長輩們還沒有這么想。他們無論有幾個孩子,都想送到富貴道路上去做他們的接班人。更何況窮人的孩子。另一方面,全社會也沒有追求純粹知識和理性的土壤。

那么,中國的未來仍然不會有人類最好的數學家和哲學家。而這不是一個有著輝煌未來的民族的氣象。一個國家在超越了“求生存”的界線之后,就應該求發展。而一個民族的高度不是以有多少天才的頭腦在做官和發財,而是以數學和哲學這種抽象能力和成就來衡量的。上帝獎賞追求純粹知識和理性的民族。

本文地址:http://www.snpmgr.live/librarys/veda/detail/2567,歡迎訪問原出處。

不打個分嗎?

轉載隨意,但請帶上本文地址:

http://www.snpmgr.live/librarys/veda/detail/2567

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值得更多人閱讀,歡迎使用下面的分享功能。
小提示:您可以按快捷鍵 Ctrl + D,或點此 加入收藏

大家都在看

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很多人覺得自己技術進步很慢,學習效率低,我覺得一個重要原因是看的書少了。多少是多呢?起碼得看3、4、5、6米吧。給個具體的數量,那就100本書吧。很多人知識結構不好而且不系統,因為在特定領域有一個足夠量的知識量+足夠良好的知識結構,系統化以后就足以應對大量未曾遇到過的問題。

奉勸自學者:構建特定領域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路徑中再也沒有比學習該專業的專業課程更好的了。如果我的知識結構體系足以囊括面試官的大部分甚至吞并他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話,讀到他言語中的一個詞我們就已經知道他要表達什么,我們可以讓他坐“上位”畢竟他是面試官,但是在知識結構體系以及心理上我們就居高臨下。

所以,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鏈接器和加載器》 萊文(John R.Levine) (作者), 李勇 (譯者)

《鏈接器和加載器》講述構建程序的關鍵工具——鏈接器和加載器,內容包括鏈接和加載、體系結構、目標文件、存儲分配、符號管理、庫、重定位、加載和覆蓋、共享庫、動態鏈接和加載、動態鏈接的共享庫,以及著眼于成熟的現代鏈接器所做的一些變化;并介紹一個持續的實踐項目,即使用Perl語言開發一個可用的小鏈接器。《鏈接器和加載器》適合高校計算機相關專業的學生、實習程序員、語言設計者和開發人員閱讀參考。

更多計算機寶庫...

燃烧吧足球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