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ing Wisdom,如何系統地提高自己的智慧?

智慧是個體終極追求之一
服務器君一共花費了64.335 ms進行了4次數據庫查詢,努力地為您提供了這個頁面。
試試閱讀模式?希望聽取您的建議

人一切的迷茫都來自:信息不足×思考不足。無論是尋找真愛之人,還是尋找畢生事業。信息量不足就沒有選擇的依據,思考不足就沒有選擇的原則,最后只能無從選擇。

千萬不要以為當下的困境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困境揭示了什么,其實是在提醒你:知道的太少、思考的太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即便你磕磕絆絆度過這次困境,核心問題不解決,下次糾結的困境自然會找上你。90%的人都在蹉跎中過一生,迷茫、糾結、無知、無助、哀怨伴隨一生,都因為不正視問題的根源

現在的你,比三年前更有智慧嗎?

我問過很多朋友這個問題,得到最多的答案是沒有。有些朋友甚至感嘆一句:現在還不如讀大學的時候呢,那時候比現在聰明。我相信相當一部分朋友是謙虛。畢竟隨著工作時間越來越長,經驗越來越多。年齡越來越大,閱歷也隨之增加。除非你在做機械的工作,或過著機械的生活,人的智慧怎么能不提高呢?

但有趣的是,大部分人智慧的提高也僅限于此。如下圖中的曲線A,這種提高受限于時間,以年為單位,緩慢而被動。此外,很明顯這種提高是邊際遞減的,很多人在中年時,智慧慢慢達到一種較為穩定的狀態。

我認為這是造成很多人職業天花板的一個主要原因之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有點像是耗盡了自己的潛力和積累。

那我們有沒有可能擺脫這種曲線呢?

如果我們可以找到一種方法,主動的系統性提高自己的智慧,那么曲線A就會轉變成曲線E。主動系統的智慧提高可能開始時不起眼,但卻是在積累勢能,從本質上它是指數式的,隨著長期的堅持,我們的智慧也越來越遠離普通人的平均水平。

這種主動系統性地智慧提升,很多時候并不來源于平時的工作。

大概有幾個原因:

  • 除去少數經歷特別或運氣好的人,一般在開始工作的數年里,我們都是很難決定自己做什么事、以及去什么崗位的。這就使得學習東西的范圍相對狹窄。
  • 有很多職位有一半以上的工作是重復性的,這就限制了學習東西的速度。
  • 有很多職位只需要高中畢業的教育水平,就可以無障礙的完成工作。這會讓人無法體會到提升智慧的必要性,享受智慧提升帶來的快感。

當然,不排除有人的工作每天都充滿挑戰,或如大學教授一樣,需要不斷提高自己的智慧。但對一般人來說,我認為是否能在平時工作之外,找到一種方法,主動的系統性提高自己的智慧,部分決定了他/她可以走多遠。

那么如何系統的提高自己的智慧呢?

讀一本書,和一個更有智慧的朋友交談,都是對智慧的一種提高。但這里的關鍵詞是系統地。有時候會有些驚訝,很多人對于生活工作中的小事精明謹慎,對于像提高自己智慧這種問題卻出人意科的忽視和盲目。

所以才會有“讀了很多書,但是都忘掉了,讀書的意義在哪里?”這種問題,才會有羅輯思維下面這種類型的產品出現。

如果像做其他事一樣,對智慧提升過程有更深入的思考,和系統的方法,會大大加快我們成長的速度和收獲,最終迎來指數曲線的拐點。

在這方面,我們是幸運的。有很多非常有智慧的人分享了他們的經驗和心得,比如巴菲特和他的合伙人芒格,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著名的理論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圖靈獎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赫伯特·西蒙等……

這是我想通過接下來的一些文章,和分享大家的內容。我沒有聰明到把這一切自己弄清楚,但幸運的是我們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2013年的一次訪談中,主持人問巴菲特和芒格,為什么他們可以遠超同齡人和競爭對手。芒格說:

因為對于那些本來比我們聰明的人,我們學到了變得比他們更聰明的方法。

Wisdom is the ability to think and act using knowledge, experience, understanding, common sense, and insight.

智慧是一種運用知識、經驗、理解、常識和洞見進行思考和行動的能力。


在我過去的公司里,我們常說一句話:“做任何事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從消費者的角度思考問題。”但如果我們仔細思考這句話,就會發現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是一個洗發水品牌的管理者,全國13億人,幾乎可以假定所有人都是我們的消費者,我們如何從13億人的角度思考問題?即便這個品牌是一個面向18-25歲男性的洗發水品牌,這個群體,也有超過6000萬人口。

所以,另一句話我們也常用:當你做一個品牌的時候,你要閉上眼想一想,你周圍的人里誰是這個品牌最準確的目標消費者?他/她有什么樣的消費習慣和偏好?當我們說“考慮消費者”的時候,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們考慮很多關于消費者的概念,類似“他是一個對生活品質有要求的年輕男性”,“他喜歡挑戰”等。還有一種是我們去想某一個特定的符合標準的人。

這其實是一個有趣的啟示。如果你想考慮6000萬人,你必須要學會忘記99.99%的人。

在建立了抽象的概念、標簽、分類以后,你才能真正開始思考。

正如下圖所畫的,右側是我們眼前的真實世界,左側是我們腦中的世界。真實世界有海量的事實、數據、信息等等,紛繁復雜的,且無時不在變化。

如何理解這個復雜的現實世界呢?

我們建立對這個現實世界的簡化模型。

這些模型可以是一種分類,比如彩虹包含一切可見光,是連續光譜,是無窮盡的顏色集合,我們把這一難理解的物理事實安置到一個尺寸相對比較合適、更容易管理的框架中:彩虹是七色的,紅、橙、黃、綠、藍、靛、紫。

這些模型也可以是關于事實的一個模糊的概念,每個人都可以自信地說自己知道谷歌的標志是什么樣子,那是由紅黃藍三原色組成的6個字母。不過你能準確無誤地告訴我哪個顏色被使用了兩次嗎?你的模型只在某一程度上幫助你理解事物(在這里,它幫助你把谷歌的標志和其他公司的區分開來),卻并不完美的反映現實。

你可以把大腦想象成一個巨大的冰箱,有隔層,也有抽屜。這是一個可以整理現實的混沌,并把一切變得井井有條的方法。我們都按照自己的意愿整理冰箱,把同類東西放在一起。若是沒有把實際發生的事情做一個分類和排序,沒有人可以應對如此紛繁復雜的人生。

這就像是我們玩的象棋游戲,現實世界就像是一個真實的戰場,而我們在自己腦中建立了棋盤戰場和楚河漢界。

演繹和歸納

在清楚了這個游戲的背影設定后,我們考慮的下一個問題自然是:這個游戲的規則是什么?

回到上面的圖,思考的時候,我們有兩種行為。

一種是我們從自己腦海移向真實的世界,另一種是從真實的世界移向腦海。前者叫演繹,后者叫歸納。

演繹就像是數學公式的證明,一步一步推導,完全依賴于邏輯。A>B,B>C,所以A>C。如文章開始時的那個例子,當一個品牌對于目標消費者有了清楚的概念和分類,那么針對不同的消費者可以投放什么樣的廣告,怎樣投放就是一種演繹。演繹源于我們的腦海,作用于現實世界產生影響。

歸納則恰恰現反。歸納源于現實世界的各種信息和事實。它是我們將一切串聯、總結到腦海中,形成新的思維模型的過程。如果演繹是根據財務報表,分析企業虧損的來源和解決方案的話,那么歸納就是第一個發明財務報表這一思維模型的過程。

所以,沿著這樣的思路,我們可以給思考下一個定義:

To think is mostly about using and producing mental models.

思考大概就是使用和建立思維模型的過程。

—— “Thinking in new box”, by Luc De Brabandere and Alan Iny

變得更有智慧的第一步是質疑現有的思維模型

智慧的第一步是學會質疑,質疑會把我們引向問題,問題會把我們引向真理。

——法國哲學家 Pierre Abelard

思維模型幫助我們簡化世界,更加快速的思考,但同時也是禁錮我們的牢籠。

且不說一個狹隘片面的思維模型讓晉惠帝鬧了“百姓無粟米充饑,何不食肉糜?”的笑話,即使是最顯而易見、最廣為人知的思維模型與現實事實仍然是兩回事。

財務報表應該是商業世界里使用最廣泛的思維模型之一了。

但對于從15世紀改造至今的這個思維模型,我們依然可以提出很多的疑問:比如財務報表的凈利潤計算中,將應收賬款計入營業收入,但這筆錢在現實中真的會收到嗎?將折舊計入費用中,這一筆錢又真的支出了嗎?

這些處理方法是這個模型的假設之一,當然有其合理性。這是我們對現實的簡化,但卻不能過于執著于思維模型,而忽略了真實的世界。

揣摩自己思維模型的本質,詢問它存在的原因,努力理解它背后的假設和限制,這是我們通往智慧的第一步。

我相信,變得更有智慧的故事是一首自由的史詩:為了智慧,你必須先越獄,但在越獄之前,你必須首先意識到你是一個囚徒。


如何系統地提高自己的智慧呢?

一個直接的答案是閱讀、學習,或找優秀的朋友交流。毫無疑問,這些都是很好的智慧來源,但問題是少有人反思我們學到的東西到底如何實用到我們的生活中。

你可能今天讀了一本叫《從0到1》的暢銷書,明天學習了一門MOOC上的經濟學課程,后天和某大牛朋友促膝長談兩小時。你感覺收獲了很多,生活很充實,但你的智慧在以最大的速度形成指數式的積累嗎?學習從本質上來講,一定是復利的。但為什么很少有人能享受到復利的巨大收益呢?

從分散的概念到思維模式

思維模型是我們對真實世界的簡化,可能是一個概念,一個分類等。

INSEAD教授,前BCG歐洲合伙人 Luc De Brabandere 在”What Managers Can Learn from Philosophy”課程指出,當我們思考時,其實是對這些思維模型進行處理的過程。他對“思考”的定義是:

思考就是使用和建立思維模型的過程。

但問題在于我們建立了很多的思維模型或獨立的概念,但卻無法將它們串聯成一個有機的系統。正如查理·芒格所說:

基本的、普世的智慧是什么?嗯,第一條規則是,如果你們只是記得一些孤立的事物,試圖把它們硬湊起來,那么你們無法真正地理解任何東西。如果這些事物不在一個理論框架中相互聯系,你們就無法把它們派上用場。

你們必須在頭腦中擁有一些思維模式[注]。你們必須依靠這些模式組成的框架來安排你的經驗,包括間接的和直接的。你們也許已經注意到,有些學生試圖死記硬背,以此來應付考試。他們在學校中是失敗者,在生活中也是失敗者。你必須把經驗懸掛在頭腦中的一個由許多思維模式組成的框架上。

這就是芒格著名的“格柵理論”。Peter Beverlin在”Seeking Wisdom”一書中有一個關于“思維模式”的進一步解釋:

一個思維模式就是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世界運轉規律的想法。一個思維模式往往闡釋了結果,并且回答了像“Why”和”How”這類問題。

比如“社會認同”(心理學的一種理論)這一模式告訴我們當人們不確定時,他們經常自動選擇模仿其他人做的事情,而不會想真正正確的事是什么。這樣的理論解釋了人們為什么做(Why),同時預測了在特定情景下人們又會如何做一件事(How)。

再舉個例子。

你可能知道,在化學領域,有一種自催化(Autocatalysis)的現象。當一個化學反應的產物能夠對這個反應的速率有進一步催化作用時,反應的速率以極快的速度提高,這種反應被稱為自催化反應。在這種思維模式中,你只需要做A,但會得到A+B+C的效果。

作為一種典型的思維模式,這種自催化現象你可以在很多地方遇到。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是亞馬遜。關于亞馬遜戰略的總結:

貝佐斯與其助理團隊描繪了公司步入良性循環的前景,他們相信這會成為公司發展的強大動力。公司的未來藍圖是這樣的:以更低的價格來吸引更多的顧客。更多的顧客意味著更高的銷量,而且也會把付給亞馬遜傭金的第三方銷售商更多地吸引到網站來。這也會使亞馬遜從固定成本中賺取更多的利潤,如物流中心和運行網站的服務器。更高的效率會使價格進一步降低。他們推斷,任何一個飛輪只要運行順暢,就會加速整個的循環過程。

—— 《一網打盡》

這其實是一種非常典型的自催化模式。

另一個應用自催化模式的例子是迪士尼。我一直私以為迪士尼是全球最好的商業模式之一。

迪士尼最重要的是做好一件事:電影制作。電影會產生巨額的收入,一個電影傳播越廣,這個電影的IP就越經典。迪士尼樂園、電影衍生品IP授權等其他的業務都會因此獲益。更重要的是,這個模式是互相催化的。消費者越喜歡迪士尼樂園、購買電影的衍生品,也會進一步購買迪士尼出產的電影。

此外,你還可以發現和建立自己的自催化模式,來加速達到你的目標。

建立思維模式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思維模式的豐富度和質量,決定了我們是否可以從更全面的角度思考問題,給出深入的解析。

另一個有趣的例子來自著名的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費曼。他在普林斯頓讀博士期間,經常溜去數學系,為那些天才的數學系博士生解決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在《別鬧了,費曼先生》一書中,透露了他的秘密:

…我在麻省理工或普林斯頓的朋友被某些積分難住,原因卻是他們從學校學來的標準方法不管用。如果那是圍道積分或級數展開,他們都懂得怎么把答案找出;現在他們卻碰壁了。這時我便使出“積分符號內取微分”的方法——這是因為我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工具箱。當其他人用光了他們的工具,還沒法找到解答時,便把問題交給我了!

“積分符號內取微分”的方法就是費曼不一樣的“思維模式”的一種。費曼因為擁有不一樣的“工具箱”,所以可以解出天才的數學系博士生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我們很多人每天工作、閱讀和學習,形成了很多概念、記住了很多散布各領域的事實和結論,但卻沒有主動的尋找和總結類似的思維模式形成自己與眾不同的工具箱,這無疑是提高智慧過程中缺失的重要一環。

從某種意義上說,提高智慧的過程,就是不斷通過閱讀和學習發現掌握新的思維模式,充實我們工具箱的過程。

你需要同時使用多種思維模式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科學和心理學教授 Herbert Simon 是首次提出思維模式這一思想的人。他在自傳”Models of My Life”中寫到:

非常有經驗的決策者和新手一個很大的不同不是那些無形的“直覺”,如果我們能夠進入非常有經驗的決策者的腦海,會發現 1) 他們很清楚所有可能的行動,2) 在行動之前,他們有一個要思考問題的核查清單,3) 他們腦子里有一個機制在相關的決策環境出現時,可以喚醒所有相關的清單事項。

不同的思維模式,或思考問題的角度構成了Herbert Simon所說的”核查清單”。很明顯,只掌握一種思維模式是遠遠不夠的,但這恰恰是很多人的現狀。芒格尖銳的指出:

你必須擁有多元思維模型——因為如果你只能使用一兩個,研究人性的心理學表明,你將會扭曲現實,直到它符合你的思維模型,或者至少到你認為它符合你的模型為止。你將會和一個脊椎按摩師一樣——這種醫師對現代醫學當然是毫無所知的。

那就像諺語所說的:“在手里拿著鐵錘的人看來,每個問題都像釘子。”當然,脊椎按摩師也是這樣治病的。但這絕對是一種災難性的思考方式,也絕對是一種災難性的處世方式。所以你必須擁有多元思維模型。

生活中,我們可以找到很多“拿著錘子找釘子”的人。有趣的是,有時候如果一個人在一個領域越擅長,他就越傾向于認為自己的思維模式適合解決世界上大部分的問題。

有一個典型的例子是《長尾理論》的作者,《連線》雜志的總編輯 Chris Anderson。關于這一點,Tim Wu 有一篇精彩的評論,告訴了我們一個優秀的人因為單一思維模式所帶來的局限。

對應的,如果你可以同時掌握多種思維模式,你解決問題的能力會成倍地提升,因為你有更多獲得問題答案的角度和方法。這也是真正優秀的人,如費曼、芒格,與一般人的區別:他們有更多的思維模式可以自由的使用。

巴菲特評價芒格:“他有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30秒頭腦。他一次就能把從A到Z全部想全。你還沒有說完,他已經看到了一切的本質。”

獲得多學科思維模式

那么,我們如何獲得更多的思維模式呢?

方法有兩種。

第一種,也是最直接的一種就是大量的有意識的練習。每個領域的專家,很多都是在這種訓練中逐漸建立自己獨特的思維模式的。在這方面有兩本書可以參考,一本是格拉德威爾舉世聞名的《異類》,另一本是”Talent is over rated”(中文譯:《哪來的天才》),在這里不贅述。

我們聊一下第二種:如何通過閱讀和學習獲得。

我相信很多人平時都會做大量的閱讀,讀微信公眾號的最近文章,媒體的報道等,但這些都很難讓我們獲得新的思維模式,因為大量的文章都是實時性的,是一種信息和談資的獲取。過了一定的時間,你掌握的信息就不再有價值,這種情況下,當然不會有智慧的積累,所以很難產生曲線E的效果。

前面提到過,一個思維模式就是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世界運轉規律的想法。這些思維模式一定是非常固定的,很少改變,同時揭示了現實世界的一部分規律。所以第二種方法是通過學習重要學科,特別是基礎學科的重要理論。

芒格指出:

…這么說吧,第一條規則是,你必須擁有多元思維模型。這些模型必須來自各個不同的學科——因為你們不可能在一個小小的院系里面發現人世間全部的智慧。所以讓我們來簡單地看看哪些模型和技巧構成了每個人必須擁有的基礎知識,有了這樣的基礎知識之后,他們才能夠精通某項專門的藝術,比如說選股票。

在這一點上,John Reed, 在”Succeeding”一書進一步補充到:

當你首先可以學習一個領域時,好像你要學習上百萬件事情。

你其實不必如此。

你只需要識別出這個領域最核心的原則——一般只有3-12個。你覺得你要記住的上百萬的事情,不過是這些核心原則的不同組合而已。

查理·芒格也提到:

你們也許會說:“天哪,這太難做到啦。”但是,幸運的是,這沒有那么難——因為掌握八九十個模型就占了90%的權重,差不多能讓你成為擁有普世智慧的人了。而在這八九十個模型里面,非常重要的只有幾個。

查理·芒格的更詳細闡述,請見1994年在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的經典演講或《窮查理寶典》。

通過學習和運用幾個,最多幾十個各個學科最基本的原理或模型,就有機會顯著的提高自己的智慧,這是一件多么合算的事情。

從這里出發

讀得越多,就越相信這種方法是系統地提高我們智慧的最佳方法之一。

有一次,當被問到如何變得更聰明時,巴菲特舉起來一疊紙,說:

每天閱讀這樣大小的500頁書。知識就是這樣積累起來的,就像復利一樣。

芒格也有一段讓人觸動的話。

我們大量的閱讀。
在我所見過的所有有智慧的人里,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不大量閱讀的。
但這還遠遠不夠:你需要有這種個性,可以抓到關鍵并且真正領會它們。大部分人不能抓到正確的想法,或者并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做。

這三個段落是芒格上面這句話的解釋。但它們更像是骨架,而每個人自己智慧的血肉還需要自己來填充。這三個段落從來不是追尋智慧旅程的終點,我也希望在后面的文章中,不斷分享更具體的思維模式,更多的方法和思考。

但我相信它們是一個好的起點。讓我們開始主動地、系統地提高自己的智慧。

如果這三篇文章給了你任何啟發,我想我們應該很大程度上歸功于下面這些樂于分享他們智慧的睿智的心靈。

  • Charlie Munger,《窮查理寶典》
  • Peter Bevelin,”Seeking Wisdom: from Darwen to Munger”(尙無中譯版,遺憾)
  •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別逗了,費曼先生》和《發現的樂趣》
  • Luc De Brabandere and Alan Iny,《打破思維里的框》(”Thinking in New Boxes”)
  • Herbert Simon,《我生活的種種模式》 (”Models of My Life”)
  • John Reed,"Succeeding"

注:如果你準備閱讀 Luc De Brabandere和 Charlie Munger的書,一定要注意他們對于”mental model”的不同定義。Luc的定義是簡化的概念、分類等,而芒格的定義是一種來源于現實的可使用的框架、工具或思維模式。

本文地址:http://www.snpmgr.live/librarys/veda/detail/2843,歡迎訪問原出處。

不打個分嗎?

轉載隨意,但請帶上本文地址:

http://www.snpmgr.live/librarys/veda/detail/2843

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值得更多人閱讀,歡迎使用下面的分享功能。
小提示:您可以按快捷鍵 Ctrl + D,或點此 加入收藏

大家都在看

  1. [ 96 分 ] [ 16  ] 我回來了
  2. [ 95 分 ] [ 7  ] 中華智慧感悟:人之道

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很多人覺得自己技術進步很慢,學習效率低,我覺得一個重要原因是看的書少了。多少是多呢?起碼得看3、4、5、6米吧。給個具體的數量,那就100本書吧。很多人知識結構不好而且不系統,因為在特定領域有一個足夠量的知識量+足夠良好的知識結構,系統化以后就足以應對大量未曾遇到過的問題。

奉勸自學者:構建特定領域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路徑中再也沒有比學習該專業的專業課程更好的了。如果我的知識結構體系足以囊括面試官的大部分甚至吞并他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話,讀到他言語中的一個詞我們就已經知道他要表達什么,我們可以讓他坐“上位”畢竟他是面試官,但是在知識結構體系以及心理上我們就居高臨下。

所以,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UNIX環境高級編程(第2版)》 史蒂文斯 (作者), 拉戈 (作者), 尤晉元 (譯者), 張亞英 (譯者), 戚正偉 (譯者)

《UNIX環境高級編程(第2版)》是被譽為UNIX編程“圣經”的Advanced Programming in the UNIX Environment一書的更新版。在本書第1版出版后的十幾年中,UNIX行業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特別是影響UNIX編程接口的有關標準變化很大。本書在保持了前一版的風格的基礎上,根據最新的標準對內容進行了修訂和增補,反映了最新的技術發展。書中除了介紹UNIX文件和目錄、標準I/O庫、系統數據文件和信息、進程環境、進程控制、進程關系、信號、線程、線程控制、守護進程、各種I/O、進程間通信、網絡IPC、偽終端等方面的內容,還在此基礎上介紹了多個應用示例,包括如何創建數據庫函數庫以及如何與網絡打印機通信等。

更多計算機寶庫...

燃烧吧足球登陆